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16日通过了对九州电力公司川内,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16日公布一项审查书草案

摘要:中新网7月17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16日通过了对九州电力公司川内核电站1、2号机组(鹿儿岛县萨摩川市)的审
–>

摘要: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16日公布一项审查书草案,认定九州电力公司管理的川内第1和第2号核能机组符合当局的安全标准,最快可在今年
–>

摘要: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在本月16日召开的例行会议上通过了对位于鹿儿岛县的九州电力公司川内核电站1、2号机组的审查报告草案。该委
–>

中新网7月17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16日通过了对九州电力公司川内核电站1、2号机组(鹿儿岛县萨摩川市)的审查书草案,认为两个机组符合新制定的安全标准。

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16日公布一项审查书草案,认定九州电力公司管理的川内第1和第2号核能机组符合当局的安全标准,最快可在今年10月正式重启。作为能源进口国,日本当局和制造业都对这一安全宣言表欢迎,视之为日本迈向告别“零核”政策的一大步。

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在本月16日召开的例行会议上通过了对位于鹿儿岛县的九州电力公司川内核电站1、2号机组的审查报告草案。该委员会的结论是“符合核电站新安全标准”,事实上为重启这两个机组开了绿灯。这是日本政府内阁会议4月11日通过《能源基本计划》、将核电定位为“重要的基础电源”后,原子能规制委员会首次通过对核电站重启的审查报告。这可能会让九州电力公司最早于今年秋季重启两个被停用的核反应堆,并为日本核能广泛回归打下基础。

目前,对重启两个核电机组的审查由此进入尾声,但核事故居民疏散计划依然极不完备。政府无意为建立完善的核电站防灾机制发挥先头作用,应对核事故的责任主体尚未确立。在这种情况下,将迎来核电站的重启。

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引发了福岛核事故。之后,日当局为安全起见,下令全国54个核机组停运接受安检。由于日本民间反核声浪大,前民主党政府因此主张实现“零核”政策。不过,现任首相安倍晋三上台后,便以要解决能源供应缺口为由,鼓励日本各大电力公司呈交重启核能设施的申请书。

在2011年3月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核泄漏前,日本有54个商用核反应堆,发电量占日本的近30%,但目前很多被视为过于老旧、升级成本过高、或者距离福岛核电站过近,无法重新投入使用。目前福岛核电站已经损坏且仍在泄漏。通过川内核电站重启的审查报告将重新引发一场有关饱受争议且夹杂情绪的有关核安全的辩论,公众的观点与日本政府相背离。调查显示,大多数日本国民希望永远放弃核能,但首相安倍晋三则希望大规模重建核行业。

在川内核电站方圆30公里圈内的鹿儿岛县阿久根市,5月举行了面向居民的核事故疏散计划说明会。一名80多岁的老人担忧疏散时乘坐的车辆会因道路拥堵而无法抵达避难地。

16日,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公布的400多页审查书草案指出,位于鹿儿岛的川内核电站第一和第二机组已确定可通过安检。在应对地震、海啸以及火山监视等各项目,委员会都在“适合运作”的栏目打钩。

安倍16日表示,规制委的审查结果是“向前迈进了一步”,并称“如果规制委依照世界上最严格的安全标准进行审查,得出了安全结论,将推进重启核电站”。但对重视经济政策的政府而言,必须遏制电价上涨。为减少对燃料成本膨胀的火电的依赖,日本政府的真实想法是尽早重启核电站。福岛核事故后制定的新安全标准强化了应对严重事故、地震及海啸的措施。川内1、2号机组将是首个依照新标准通过审查的核电机组。包括川内1、2号机组在内,日本原子能规制委目前正对12个核电站的19个机组进行审查。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的官员表示,该委员会对川内核电站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检查,预计该机构编制的这份长达400页的安全报告将作为评估日本其他核电厂的模板。未来一个月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将征集对审查报告草案的技术性意见,完成正式的审查报告。然而,工程计划等的批准手续尚待完成,此外还需征得当地同意。鹿儿岛是一个政治保守地区,当地政府领导人已表示支持九州电力重启核电站的计划。

川内核电站核事故疏散计划中设想的居民避难地是邻县熊本县的芦北町。如果居民一齐乘自家车逃难,道路将出现拥堵,调度搭载老年人的大巴也非易事。

该委员会强调,这两个机组能比其他核设施先通过安检,主要是因为九州电力公司在抗震设计上做了提升,达到日本当局去年实施的核能安全新标准。

日本安倍政府对九州电力公司川内核电站1、2号机组16日通过了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审查一事表示欢迎。自民党代理干事长细田博之16日向媒体表示,“非常值得高兴。重启安全的核电站以降低电力成本,从而在国际竞争中获胜是最基本的”,并要求加速对其他核电站的审查。自民党2012年重新掌权后,提出将重建日本经济作为最优先课题,而作为前提的电力稳定供应则不可或缺。首相安倍晋三周边人士强调:“如果安全性得到确认,重启(核电站)将不会动摇。”然而,舆论对重启核电站的担忧依然根深蒂固。今年2月,东京都知事选举中,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呼吁去核电并支持候选人、前首相细川护熙。虽然最终惨败,但党内颇具舆论影响力的人物反叛令自民党一度十分恐慌。福岛县知事选举也将于今年10月举行。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干部深感危机称:“川内核电站重启问题受到国民高度关注。如果抱着结论已定的想法审查重启问题,就可能在全国引发广泛批评。”
 

安倍晋三首相16日表示规制委的审查结果是“向前迈进了一步”,并称“如果规制委依照世界上最严格的安全标准进行审查,得出了安全结论,将推进重启核电站”。但是,建立防灾机制的工作正被忽视。

安倍为九州电力公司通过安检感到兴奋,他16日视察宫城灾区重建时就说:“这是迈出核能重启的一大步,我希望地方民众能接受这样的判断,以便加速核能重启的进程。”

对重视经济政策的政府而言,必须遏制电价上涨。为减少对燃料成本膨胀的火电的依赖,政府的真实想法是尽早重启核电站。九州电力的社长瓜生道明强调“电力的稳定供应需要重启核电站”。川内核电站将成为规制委成立后首个重启的核电站。经济产业省官员表示,川内核电站重启后,目前反对核电的舆论将发生变化,人们会注意到电价的下跌。

日本民主党时代的零核政策,令日本各大制造业深感电力不足带来的压力。代表制造业发言的组织“商工会议所”主席三村明夫16日说:“希望一切顺利,以便早日实现重启核能政策。”

由于经济及财政依赖川内核电站,鹿儿岛县和萨摩川市对重启核电站的积极程度要超过建立防灾机制。鹿儿岛县知事伊藤佑一郎表示,如果必须制定核电站方圆30公里内需帮扶者的疏散计划,所有的核电站都无望重启。在他看来,由于难以确保能收容大量需帮扶者的设施,核电站重启时制定方圆10公里内的疏散计划就足够了。

有分析指出,川内两机组的启动,对日本整体电源供应所起的作用其实是微不足道的。这两个机组是在1980年代开始运作,发电量占九州电力公司总电力的十分之一。

反对重启核电站的市民团体指责伊藤的这一主张“不负责任、匪夷所思”。重启核电站所面临的最大一道门槛是征得当地政府的同意。从伊藤的态度来看,这道门槛并不高。

不过,日本当局先给川内机组发出安检书,是希望这是个好的开始,借此在日后说服日本民众支持核能。目前,原子能规制委员会手头上还有12个核能设施的19个机组等待审批。

对政府而言,核电政策容易招致舆论反对,是个鬼门关。规制委原打算9日汇总川内核电站审查结果,外界猜测延期做出川内核电站合格的判断是秉承了首相官邸的意向。相关人士否定了这一猜测。但是,在13日举行的滋贺县知事选举中,反对重启核电站的候选人赢得了胜利。上述猜测似乎并非空穴来风。

福岛核能事故阴影仍难除

不想被舆论攻击的政府把对核电站的安全审查交给了规制委,没有积极地参与建立防灾机制的工作。政府的原子能防灾会议本应帮助地方建立防灾机制,但自去年12月后便没有再召开过会议。主管相关业务的环境相石原伸晃接连发表不当言论,被认为没有尽到应有的职能。

福岛核能事故历时已三年多,对于居住在核能设施周围的日民众而言,至今仍是一个难以消除的阴影。

另一方面,规制委的委员长田中俊一表示:“疏散计划在规制的范围之外,审查中没有进行评估。”判断疏散计划能否保证居民安全避难的责任主体仍不明确。

16日,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在东京开会,就有福岛居民特组团到其开会地点进行抗议。66岁的福岛居民不满地说:“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让我们失去了故乡,现在残局还没收拾,就仓促地做出安全宣言,让人难以理解。”

熟悉核电站防灾问题的环境经济研究所的上冈直见批评道:“政府和规制委不对居民的安全承担责任,相互推诿。”

九州电力公司的大门前也聚集了反核居民。代表川内核设施居民争取安全措施的协议会代表说:“日当局的核灾善后工作不够完善,在还没制定居民避难蓝图之前,就草率向电力公司发出安检证书,单这一点就让人深感不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