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会长蒋省三说,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

随着供暖期到来,传统的热网系统只能依赖工作人员手动操控。现在,天津大学用上“智慧热网云平台”,相当于给传统热网加上了“超级大脑”,实现源网一体化智能化管控,有望达到节能60%—70%的目标。  在天津大学能源办公室的控制室内,一张“天津大学智慧热网管控平台”的大屏上不断变换着数字。基于此智慧热网云平台的管控,天津大学北洋园校区B能源站已实现了区域内28个热力入口的源网一体化的智能化管控。  智慧热网云平台的运行离不开一颗“超级大脑”——基于数字孪生模型动态推演的管控平台。管控平台会收集能源站的供热情况、用户的使用习惯、供热地点的实测温度和气象资料等数据,提供给仿真运行的孪生模型不断“学习”,推演出最佳的供热方案并反馈给管控平台,在节能减排的同时,为用户提供最舒适的供暖体验。  未来,随着智慧热网云平台在每个房间都设立独立智慧阀门和测温单元,系统即可针对每个用户使用情况智能供暖,实现三级供热精准化管控,大幅减少热量消耗。

中日可在海洋垃圾治理等领域创造新的合作契合点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庞中鹏)

27日在甘肃省平凉市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再生资源企业领袖峰会暨再生资源产业“一带一路”发展研讨会上获悉,“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再生资源产业领域开展互惠合作,助推沿线国家的节能环保产业发展,提供了新机遇。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会长蒋省三说:“再生资源企业应抓住这个机遇,把产能优势、装备技术优势、资金优势和模式优势,转化为市场合作优势,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再生资源和循环经济国际合作业务。”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影响,中国再生资源市场近两年持续低迷,主要再生资源品种价格持续下跌,回收利用企业利润随之走低,整个行业呈疲软状态,不少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商务部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6)》显示,去年中国十大品种再生资源回收价格同比下降20.1%,其中报废船舶降幅最大,同比下降47.2%。在这种情况下,“一带一路”经贸合作成为中国再生资源行业发展的突破口。“一带一路”上许多国家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尚处于起步阶段。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介绍,目前,东南亚国家对于固体废物的处理主要是依靠露天堆放、丢弃、焚烧以及填埋,其中露天堆放比例超过50%。中国社科院循环经济重点研究室副主任彭绪庶说,东南亚国家已开始意识到资源循环利用的重要性,但其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产业大多处于萌芽状态,迫切需要相关管理经验及技术装备,这就为中国再生资源产业提供了契机。中国再生资源行业经过几十年发展,行业聚集度不断提升,基本形成了以“回收种类多、技术环保先进适用、资源利用效率高、建设与装备成本低”的中国特色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模式。兰州市再生资源回收公司总经理戴南昌说,对于“一带一路”国家而言,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模式适用性很强。另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用工成本低。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的数据显示,在印度尼西亚,废塑料行业每月的用工成本为300美元,越南250美元左右,柬埔寨仅为100美元,而在珠三角地区用工成本在600美元左右。江苏华宏科技股份公司总经理胡品龙说,中国再生资源企业完全可以把产业链上劳动密集度高、产品附加值低的前期工作转移到东南亚,以降低成本,增加利润。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会长蒋省三在谈到中国再生资源企业如何走出去时,蒋省三认为:一方面要通过社会组织加强政策沟通、文化交流、学术交流、技术研究等营造良好合作环境;另一方面再生资源企业应形成产业集群,通过合作在其国内建立产业园区、开发区,以获得所在国家比较好的产业政策。

相关文章